【央倦】不可说(一)

话说那一年,还很年轻的央千澈护着一个孩子回了道真总部,金灿灿的衣服金灿灿的眼睛金灿灿的头发,脸色白白嫩嫩的,在央千澈怀里乖巧的睡着,看着就可爱。正好感谢师来做客,看的心痒痒的,小声跟央千澈讨抱,央千澈护着孩子往旁边一躲。

”这孩子刚睡着,你别吓着他。”

感谢师不以为意,”我长的说不上英俊潇洒玉树临风,那也是慈祥和气,一身浩然正气……”

”停住吧,”央千澈看他孩子皱眉忙打断他,”你吵到他了。”

感谢师也看见了小孩子不舒服的样子连忙收声,央千澈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了好一会儿才把人又哄回去。

感谢师小声感叹,”当年我们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大师兄。”

央千澈看了他一眼不理他,当年道尊收了他做大...

【南北】泡沫

天色渐亮,晨光微露,却是起雾了。


原无乡从外面回来,刚开了门就在走廊的地方使劲的磨蹭着脚上沾到的泥巴。

其实也没有多少泥巴,只是他的阿倦喜欢干净,时间久了他也就习惯进门前蹭蹭脚上的泥巴,何况作日还下了雨。

原无乡一边跺着脚一边抱着胳膊搓着,好让自己暖和一点。随后跟过来的燎宇凤看不过去,呛了他一句。

“屋里早就开了暖气,直接进去不就行了,在这装什么装!”

“啊凤……”银豹拉了拉燎宇凤的手示意他少说几句,燎宇凤瞪了他一眼,把手里的菜篮子直接塞给银豹自己开门进去了,倒也没关门。

银豹无声叹气,单手抱着篮子。

“哥,进去吧。”

原无乡笑了笑,点头,显然没有在意燎宇凤的态度。

两人进屋...

【南北】劍靈篇(九)

浩瀚的大海上,原無鄉肆意的遊玩著,同鯨魚嬉戲,同海鳥玩耍,餓了就捉些小魚吃,渴了就喝一點岸上海鳥們送來的椰子水,睏了就找一個暖和的礁石洞躺在貝殼裡睡。第二天,又是一樣……

從出生到現在,不知道過去多久了,原無鄉從來沒看到過一個同類,偶爾他也會和鯨魚們遷徙,也會和想吃掉他的猛獸搏鬥,年幼時候還是鯨魚們庇護他,慢慢的長大了,也就沒有動物是他的對手了。

原無鄉過得很快活,偶爾看到日出時候,他又覺得有些說不上來的感覺,天海之間仿佛只剩下自己一個……

忽然有一天,原無鄉遇到了一個小團子。
小團子是從天上掉下來的,原無鄉請海鳥接住他,然後給他餵魚湯。他帶著小團子生活了好一段時間後,一個同類來找糰子了。...

【风雀】天涯海角

弁袭君现在高高的山峰上,夜色正浓,他依旧望着那片黑漆漆的地方。
视线如果可以穿越时间和空间,他大概可以看见那片湖泊中心处,那栋别墅之内,一对夫妻正在做着他们喜欢做的事情。

妻者,是他的同父异母的妹妹。
夫者,是他一直默默喜欢的人。

他从未将这份喜欢宣诸于口,从未表露半分,他只能借着工作便利将那人邀请到家中做客,所以,因为他的隐忍,那个他喜欢的人,和他一直疼爱的妹妹,走到了一起。

就在今天,他们领了结婚证,举行了婚礼,而现在,他们大概在做着所有新婚夫妻都会做的事情吧。

弁袭君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,他似乎感觉不到累,也感觉不到冷,就那么傻傻的站着,不想动,不能动,不敢动。
他怕,一旦动了,现在所有...

【风雀】雨霖铃

风景秀丽的河道边,弁袭君抚摸着那株已经光秃秃的合欢树,笑的昳丽。
”大师,这地方很好。”
身后的人不语,弁袭君不以为意,他转身,依靠树干坐了下来。

”那时候我刚破壳,又縫上大雨,有个人将我救起,抚养我长大……”
”后来他去从了军,从此再也没有回来。我修炼成人形,找了他几百年,才知道他已经轮回了。”
”那是第一世,他救了我,养了我,我还没报答他他已经命入黄泉。”

”我找到了他的转世,看着他一步步从穷苦小子成长到一个将军,我化作人成了他的军师,看着他立业,成家,又在新婚之夜接军令出发,因为他的命令,我错过了他最后的时光,最后连他的尸首都找不到。”

”第二世,依旧分离。”

”后来,又是百年,我再次遇...

【南北】劍靈篇(八)

流水潺潺撫慰身心,原無鄉放鬆的飄在水上,雙腿不一會兒就變成了漂亮的魚尾巴,藍色由深及淺一片片鋪陳開來,倦收天還小的時候很喜歡坐在上面,如今也是。他趴在大尾巴上好奇的望著靠近腰部的一塊孔空缺。

他很早就發現了這裡少了一塊,但是原無鄉一直不告訴他為什麼會少一塊。他伸出手輕輕的摩挲著,微微的發癢,尚且能忍受,原無鄉也就隨他去了。

小倦收天玩了一會兒,忽然問了一個讓原無鄉頭大的問題。
”無鄉無鄉~大尾巴都沒有洞洞和麈柄,你要是想手解也麼辦?”

原無鄉動作一頓,把某人提溜到自己胸口趴著。望著他赤金色的大眼睛說了句讓倦收天後來很是不滿的話。
”等你長到我這麼大就告訴你。”

小倦收天想了想,似乎沒有什麼...

【南北】劍靈篇(七)

劍靈修煉到半個成人高的時候,原無鄉已經度過了一個甲子的飄雪季節,現如今他們正在經歷第二個甲子。冬季,小動物們開始儲備糧食,原無鄉也要到外面採購些布料給小道侶做衣服。
倦收天正在修煉,還有兩天出關,原無鄉趁著這點時間外出,等他回來時候倦收天正站在樹上摘柿子。

”無鄉~這個柿子好甜~”倦收天踩著樹枝抬手丟了一個給屬下張望的原無鄉,原無鄉抬手接住的時候他也跳下來,原無鄉輕笑著把他也接住了,毫無溫度的玄解點在毫無溫度的小鼻子上。

倦收天挺歡喜,伸手摟住原無鄉的脖子在他臉上蹭著,滿足的嘀咕著。
”你身上真熱乎。”

”嗯,回去吧。”原無鄉抬起袖子把他護著不讓他吹風,即使劍靈之軀不畏寒暑。

”好~~”倦...

【南北】劍靈篇(六)

小劍靈·倦收天不大懂原無鄉的意思。
”何為連理?何為周公之禮?”

原無鄉語塞,想了想,沒敢騙他,老實解釋。
”連理意為我們一直在一起,無論生死都不分開。”
”周公之禮則為……我們一起做更親暱的事情,夫妻之實意為,陰陽調和,遵循天道,無論發生什麼都不分開。”

小劍靈看著原無鄉,想了想說,”我還是不懂。”
”不過你說一直在一起,生死不分開,以後也不會對我隱瞞什麼,只會有我一個劍靈,也會用金鋒,會一直做好吃的給我,不會對我生氣。對吧?”

”……”原無鄉愣了一下,心裡歡喜。倦收天果真不適合吃虧。他把拇指伸到小劍靈面前,鄭重的宣誓。
”生死相隨,永不背叛。”

”嗯,我答應。”小劍靈握住原無鄉...

【南北】劍靈篇(五)

原無鄉細細給小劍靈說他的身世,很簡單。
”你生前是位先天,道真北宗的領導人,承襲北芳秀名號,道號倦收天,是個孤兒,道魁央千澈把你養大。我是南宗的當家,承襲銀驃玄解被稱為銀驃當家。我們是好友。後來抵禦森獄侵犯,南宗北宗損失巨大,我被暗算有了心魔誤殺了央千澈,之後潛入森獄企圖從他們內部瓦解。你和素還真幫我解除了心魔,後來我離開森獄同一些正道同志一同抵抗他們。”

”後來,你接了鳳凰異譜,事情快結束時你被圍攻身隕,金劍護住你的靈魂,我帶你來這裡修養百年有余,前陣子你才順利化形。”

”所以,我叫你倦收天。因為,你我同輩,我並無資格為你取名,何況,倦收天之名,是央千澈就留給你唯一的東西。”

原無鄉講的...

天南地北(五)

一人一狐瓜分了那只比小狐狸还大两倍的鱼,原无乡捉鱼本是给小狐狸补充体力,结果……
小狐狸望着鱼骨头眼睛都在发光,舌头舔舔嘴巴,他还没吃饱。
原无乡也没吃饱,他抱起小狐狸,在小狐狸不解的目光下伸手摸摸他的肚子,果然,小家伙也没吃饱。

原无乡叮嘱小狐狸留在洞里帮他照看火堆,自己走了出去,厚厚的积雪上不见一丝脚印。

留在洞里的小狐狸将自己蜷缩成团,想到刚刚原无乡的动作,整个狐热的都要炸开了,除了耳朵尖和四肢,其余地方都变得金灿灿的,赫然一只金狐。
过了好一会儿,原无乡回来之前,金狐冷静下来那浑身的金色才褪去重回白色。

小狐狸乖乖的蹲在火堆旁,见他回来抬头望着他,跑过来三两下又趴到自己肩头。这让原无乡...

1 / 5

© 即墨藏 | Powered by LOFTER